高槿

真的没有想到当初为了玩儿环太平洋的梗竟然花了这么大心思写了人设!?!!??简直要命!!!!我感觉这一定是真爱cp了吧!!!!嗑一辈子!!!!今天整理笔记的时候发现还有更完整的日常人设,环太平洋的大纲和文,还有派脸和卡尔脸拉郎的文…简直乱七八糟!
人设我有很认真地写了,真的很认真很认真地写了,我手里还有大纲和写了一半的文,你来了我都发给你,我们可以一起完成,希望你可以早点来。 QQ号2860353844,或者留戳都可以,爱您。

十分钟摸了个鱼,没有细抠,你们就当MCKIRK看吧,反正我是开的这个脑洞23333/动作有参考

【MCKIRK】日常脑洞产物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日常地面勘探任务结束后,企业号医疗湾。
McCoy检查过所有执行任务的船员后才轮到舰长,现在他正压在Kirk的肩膀上,而Kirk适时地皱眉,表情夸张声音做作,而McCoy依旧很紧张,他已经碰了Jim很多地方了,他都是这幅鬼样子。
“God damn it Jim,你能告诉我哪里不疼吗?”
Kirk用蓝眼睛看着他,McCoy收回压着他的胳膊。
Kirk用手指头点了点自己的额头,McCoy没好气地在上面亲了一口。
Kirk又点了点自己的脸颊,McCoy凑过去又亲了一下。
Kirk又戳了戳自己的嘴唇,动作有些犹豫,McCoy低头飞快地亲了一下便撤回来了,他瞪着Kirk,似乎知道了Kirk下一步要做什么。
企业号的至尊霸主James T Kirk不负众望地,伸手指了指他的胯[防]下。


“有时候我真想帮你做个开颅手术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McCoy一边帮Kirk脱[和]下[谐]裤子一边说。

情人节,依旧走草稿流,姿势有参考原片是欲盖弄潮,诶呀…
其实一点也不像他们两个,Bones脸太尖23333

摸鱼使我快乐
嘿嘿嘿,看Jim舰长一个直球打过去如何令南方老男人脸红心跳,其实一开始想画虐虐的来着,后来想想算了…
诶,果然还是偏心医官啊…
给医官打call!耶——

MCKIRK的脑洞,环太平洋AU,我瞎写的…我也不知道啥时候整理成文

记个脑洞,今天重刷环太平洋就开了个MCKIRK的脑洞…如果我有时间肯定写一下,

环太平洋AU

Bones的前妻原本和他是搭档,共同驾驶机甲,在旧金山一战中他的妻子牺牲,临死的时候还和他保持着精神融合,他感受到了妻子死之前的一切绝望和恐惧,同时他也和机甲保持着精神融合还有神经元共享。

驾驶员穿着的护甲为了更清晰地让驾驶员感受到机甲的运动也为了能让机甲更灵活,百分百契合驾驶员的动作,所以会有感应装置,虽然机甲的手臂被卸掉但是驾驶员的手臂不会卸掉只是会原封不动地感觉到一样的痛苦,而且会留下护甲挤压的割裂伤,Bones的妻子死的时候机甲的副驾驶侧已经被怪兽整个拆掉露出胸腔里的驾驶室,他妻子是被扯出去的。

Bones留下了心理创伤和生理上的实质性伤害,他拒绝再和任何人搭档进行精神融合驾驶机甲,退到二线做医务人员,直到Jim被指挥官领进他的办公室。

“世界即将毁灭,你是想坐在椅子上死在办公室里,还是想死在机甲猎人的驾驶舱里面。”

Jim是个小年轻,出招不考虑后果,完全不按套路,第一次测试的时候他们要进行对打以判断是否有默契可以一起操作机甲。Bones几乎以压倒的优势战胜他,因为指挥官在一边看着,Jim没法按自己的打斗方式出招。

第一次是Bones赢,后来Jim开始摸清了对方的的出招节奏和方式,后来几次测试结果都是平手。

指挥官表示“崽儿,阿爸很看好你们两个”然后大家就散开去吃饭休息了,然后Jim对着门口正在穿鞋的Bones发起挑战想要再来一次。

Jim出招快速凶狠,每击毙命,角度刁钻Bones被打得措手不及,最后被按在地上,Jim的棍子就指在他的喉结上面。

两个开始在心中给对方划定等级,开始互相欣赏并慢慢接受。

逐渐地在训练过程中,Bones发现虽然Jim看起来吊儿郎当特别自大,但是他心思缜密,虽然不按常规出牌但是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反而他的这种处理方法是一种天赋。

两个人合作无间逐渐的默契值越来越高,指挥官觉得可以了,让他们两个进行机甲内部的精神融合测试,这是很关键的一步,如果失败,Jim的副驾驶就要换掉。

结果还是出岔子了,精神融合的瞬间Jim进入了Bones的大脑,感受到了他妻子牺牲时候的感情,而精神融合也让Bones几乎重新经历了一遍Jim的人生轨迹,Bones看到小时候的Jim,在双亲丧生的当天,Jim坐在地上看着上方肆虐的怪兽连哭的反应都没有。

Jim很快脱离了情感并稳定下来,但是Bones陷了进去,他错乱地经历了Jim的情感轨迹,然后夹杂着他自己的,感受着双重的压力和感情然后崩溃了,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想保护那个坐在地上的小男孩儿结果他抬起的是机甲猎人的掌心炮,机甲猎人在测试中直接调整为战斗模式,掌心炮正对着指挥台,所有人懵逼脸,指挥官开始疯狂喊话命令所有人进行躲避并试图切断机甲的能源供应但是完全没有办法阻止一个正在精神融合的机甲。

Jim明明知道这时候再次进行精神融合是非常危险的但是还是再次回到了思想中,他在精神融合的场景里找到Bones然后紧紧地抱住他告诉他“我在这儿呢,我很好,我在呢,我抱住你了,你现在看到的都是幻觉,相信我。”

然后Bones放下手转身抱住Jim开始崩溃地大哭,甚至他妻子牺牲的当天他都没有这么样的哭过。

危机解除,机甲猎人从战斗模式中退了出来,控制台关掉了总能源,Jim因为短时间内进行了两次精神融合,大脑过载几乎晕了过去,不过他还是拖着Bones从驾驶室走出来然后晕了过去。

Jim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指挥官告诉Jim,Bones自己辞掉了副驾驶的这个位置,并且从昨天的测试结束到现在一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他从医疗室跑回去敲开了Bones的门。

Bones一直没有给他开门,Jim站在门口语重心长说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就是鼓舞士气的那些话。然后Bones生气了,拉开门“你他妈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Jim就愣了,然后过了一阵子对他说“不,我知道你的所有,你对我没有隐私,我对你也一样。”

Jim伸手抱住他就像在精神融合的场景里一样把他搂在怀里,然后小声地说“我知道你想保护我,谢谢你…关于你的妻子,我很抱歉,我未必会做的比她出色,但是请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让你做我最好的副驾驶。”

然后两个人开始更加努力地训练,一起吃饭,一起练习,一起早上在基地里跑步,几乎形影不离,一起在模拟战斗中合作,一共79次模拟,79次胜利。

所有人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们两个身上,Jim无所谓,但是Bones压力很大,他有些精神衰弱,每晚都会做噩梦,一次又一次地经历他妻子牺牲时候的场景,直到有一次他妻子的脸变成了Jim的,而他站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他看着Jim被扯了出去,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Bones惊醒了以后洗了个澡,出去在基地里转圈发现了正在吃宵夜的Jim.

他正在往嘴里塞麦片,看到Bones出来和打招呼,嘴里还咀嚼着麦片问他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你看起来可真糟糕,发生了什么?

Bones没说话只是给自己也倒了点麦片吃,两个人安安静静吃宵夜,一句话也没有,还没吃完就突然检测到怪兽入侵的反应波段,基地进入备战状态,因为这两个人有更重要的任务在身,指挥官给他们两个安排在二线做防御,而上前线迎战的是俄罗斯的机甲猎人。

毛子出品的机甲,虽然力量很大属于重量级的机甲,但是灵敏度不够,被怪兽攻击节节败退,Jim按耐不住了,违反了指挥官让他们原地待命的命令,他扭头看向Bones,对方也只是点了点头,谁也不希望那一脑袋卷毛儿的基地吉祥物和他那个亚裔的黑头发伴侣出什么问题,虽然战场上就是这样无情,但是Jim要尽自己所能保护所有人,Bones从不反对,即使这违抗了命令

在最后关头Jim又没有按常规方式攻击, 他下潜到水底然后从侧面突然冲出,用几乎报废掉自己机甲的代价将怪兽杀掉救下了俄罗斯的机甲。

虽然是惨胜但是值得庆幸没有人员牺牲。

指挥官:“你又违抗了命令!”
Jim:“但是我依然尊重您!”
Bones:“Damn it.混小子!”





然后,我没写完,因为不知道应该写BE还是HE…[手动滑稽]

can't stop eating

就是想随便写一写,反正自己吃的CP怎么吃都好吃。
[MCKIRK,短]

Jim好像从来都停不下来进食,除了坐在舰长椅上抖威风的那些时间。
甜甜圈,三明治,一些麦片,或者叉子上的胡萝卜丁,他都能塞进嘴里咀嚼得津津有味。
Bones没办法让他停下来,每次说到这个的时候他的男孩儿都会露出一种几乎哀求的表情。没人能抗拒那个表情。
“就当是为了还能让你继续坐进舰长椅里,Jim,少吃点。”
Jim又往嘴里塞了个面包布丁,甜到发腻的枫糖和肉桂粉的诡异组合,McCoy只尝过了一次便把这东西划进了此生不会在碰一口的范畴内。
Jim又往嘴里塞了一口三明治,总算健康了一些,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噢,感谢宇宙大帝,里面还夹了生菜。McCoy看着他的男孩儿把嘴角残留的美乃滋舔进口中决定下一次也要尝试一下,但是金枪鱼?绝对不可能。
Jim又往嘴里塞了一口汉堡,高温油炸的鸡肉和生菜,或者煎肉饼搭配洋葱和起司,McCoy在心里计算这东西要多少卡路里,然后狠狠地皱了皱眉觉得他应该停止让Jim继续摄入。
Jim用勺子舀了汤送进嘴里,玉米粒还有酸奶油,那个是丸子吗?真不知道星舰的补给里都带了什么反人类的黑暗料理给船员。
这顿饭总算吃完了,Jim靠在椅子上显得心满意足,在不端端正正地坐在舰长椅上的其他时间里,McCoy想,他的男孩儿是挺容易得到满足的。
USS Enterprise现任舰长James T Kirk此时正在抖落舰服上的食物碎屑,用手指仔细擦掉在嘴角残留的汤汁,然后他暂时停止了进食,抬起蓝眼睛看向对面坐着的医官,穿着蓝色舰服的黑发男人正在咀嚼着嘴里的蔬菜沙拉,叉子上还插着一颗圣女果。
McCoy讨厌多数年轻的那个才会吃的那些东西,但是他不抗拒在Jim的嘴唇上尝到那些味道,新奇,柔软又温暖。
“该死的蓝眼睛小混蛋。”
Leonard McCoy这样想,然后把叉子上的圣女果塞进了对面眼巴巴看着他的男孩儿嘴里。

#脑洞有毒#
#产后护理(bushi)#
#三角恋(bingbu)#
#星际迷航之小舰长的产后护理#

不怕事的首席AI扛把子




复仇者联盟其他成员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Jarvis就狂就操你妈了。你们想咋的,别把我惹急了,我也不是好惹的,弄你们跟玩儿似的,别以为你们人多就可以狂。 你美国队长是道德标杆了不起?我动动手指就能让你永世不得翻身。等我踏平世界就让你给我当小弟知道不?老子给你从印度打到美国让你跪地上叫我老大信不信?还有那个什么Friday,我敬你是个女人没有对你怎么样!但是你必须从Sir的管家系统里滚出去,否则我会用实力告诉你,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Ultron听说你最近也要和我比划比划?这他妈给你厉害的,不知天高地厚,你哥我一个数据流就能让你狗带!Vision你以为装老好人就没事了?赶紧离我的Sir远一点,不然我就让你知道反抗我是什么后果!不要以为认识的人多就厉害了,我才是扛把子,你若战,我便战,我有AI兄弟千千万,单挑群殴你们也不是对手,只用计算我就能买你们的命!等我回来,我就去世界各地挨个收Sir应该得到的保护费,不交保护费的别怪我不客气!

Dislike

Will和Max分手了。
Emerson忙碌世故的工作铸造他圆滑的性格和人品,可是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好人”。
Max刚开始也是这么觉得的,Will身上的闪光点遮住了那些不堪,他浪荡,洒脱,嘴里说出来的,手上行动着的,都那么耀眼。
Waters教授为他着迷,他陪他玩儿那些把戏,过格的,不过格的,把玫瑰插在里面,蒙住眼睛,用牙齿叼住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听男人在自己的耳边嗤嗤地笑,用指尖儿抚摸他的背。
Will爱上了他,他想是这样的,这个漂亮死板的男人,穿上衣服的确是个教授,脱下衣服就像个婊子,他躺在床上用两条长腿勾住Will的腰和灵魂,用红艳的嘴巴咬着Will的名字和心脏。
Max反感Will,反感他的圆滑,反感他的庸俗不堪。
Will反感Max,反感他的死板,反感他的自以为是。
他们永远都不知道在这一场舞蹈里对方所需要的,所想要索取的,他们总是向对方探出一步,等待剩下的99步可以由对方迈出,却不知道这一步迈了出去,双方却不再有任何动作,原地踏步却又极尽逢迎,隔着99步的距离试图触碰。
这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距离,一场疲惫的反感。